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大巴山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18|回复: 0

没有颜色的日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28 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没有颜色的日子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记录了大巴山深处一个基层事业干部遭遇家庭变故的酸甜苦麻辣,一个家庭生存,光鲜背后的酸涩。
忽发胃出血

   2015年5月14日,早上7点多太阳躲在云后面,万源市某乡镇文广站站长张微和往常一样悠哉乐哉骑着摩托车到管理的硬化公路管理现场,一路上,小鸟不停的为他歌唱,翻滚的绿叶为他跳舞,到了工地后安排妥当一切他就坐在路旁看着工人们的施工。
   忽然,他感觉肚子一阵剧痛,于是找了个没有人的地方拉大便,事后看见大便成油黑状,稍懂医学常识的他立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迅速安排好公路上的事务,赶紧骑车到附近的村卫生站,医生谢强元始熟人,问了病情说:“你这是胃出血,我给弄点止血的药,你必须马上到乡医院看看”,谢医生给张微打了一针,弄了几颗药服了。张微就骑车回家了。回到家打电话给老婆,在外面玩的老婆一听急忙回家拉起张微就往医院跑,找到熟识的院长说“我们这里既没有检查的设备,也没有好的药品,我只能给你输点止血的药,你自己到县医院看看”。药物输完一夜相安无事。
    5月15日6点多就起床搭乘中巴车,8点多到县城,挂号、医生开单、缴费、检查、医生看检查结果,结论是:肝硬化失代偿期,食管重度静脉曲张出血,必须住院,有点医学常识的小张知道后,犹如晴天霹雳,平地一声雷,天旋地转,心想这下完了,仿佛世界失去了颜色,张微缴费办理住院,住院检查肝功能不好必须保肝降酶治疗。这一住就是七天,等到出院,张微联系了做高压分流手术的朋友,朋友称这个手术做了效果好,于是他们转院到了重庆新桥医院,找到会做此手术的徐医生,由于床铺紧张没有立即安排入院,他们在医院附近找旅馆住下,第二天又去找徐医生,通过多方努力终于办理了住院。
                         自己手术岳父去世
    住院检查等按计划进行,安排5月30日作手术,29日凌晨一点多忽然接到岳母电话:称岳父可能不行了,兄弟都没有在家,张微迅速电话联系朋友将岳父往县城送,可是在5点多接到电话说:岳父送到乡医院就脑溢血离开了人世,张微心里默默为岳父祈祷一路走好,由于第二天就要手术,只好安排女儿回家吊唁;5月30日上午9点小张被推进手术室,手术室微创,颈动脉口皮打了点麻药,医生把小拇指大的导管插入血管两个壮汉医生按住他,无法动弹,疼得小张嗷嗷直叫,手术持续了两个多钟头,妻子、女儿在外焦急等着,直到医生说手术很成功才放下心来;结束后推进了重症监护室,医生和护士都要求不能动弹,张微望着没有颜色的天花板想,手术做了病该就好了。由于病床紧张,住院观察了三天,院方要求出院,于是三个人就马不停蹄的回家,这时岳父已经下葬,他们只好去拜祭了岳父,看望了岳母。过完头七兄弟们就出门挣钱去了,张微决定将岳母接到场镇居住,和他们近点,照顾方便点。
6月10日张微妻子为了帮助张微尽快恢复体质,就炖了土鸡让他吃,哪知张微吃后发生肝性脑病,极度头昏,吐词不清摇摇晃晃,打电话问主治医生,医生说:你们出院时我就交代了才恢复不能吃高蛋白的东西,由于他们都是晕的,没有听清。一度时间没有事,就是在浑浑噩噩中度日,不便血,不拉肚了,就是一天吃不够的感觉。可是读初二的孩子由于没有照顾学习成绩直线下滑,由原来全校50名下降到一百多名,张微妻埋怨是他们害了孩子。
突发并发症,岳母去世
7月24日张微突然感觉有点感冒发烧症状,妻子感觉也不对劲,就收拾东西到县医院,刚进城张微就像打摆子样忽冷忽热,紧接着只有进气没有出气,大喊胸膛疼痛,医院快速检查,得出结论胸膜炎,胸腔积液,为了镇痛院方用了吗啡,但还是不能止疼,张微浑浑噩噩度过了4天,每天都是大声呻吟,药不能起效,只好抽积液,白蛋白极速下降,医生叫家属买来10只白蛋白备用,七天没有好转,朋友小夏来看劝其转院,医生也劝其转院,就这样张微在女儿和妻子的陪同下二下重庆到肺病医院,入院检查,医生看了病情迅速保肝治疗,第二天结果出来了诊断为结核性胸膜炎,住院治疗。
8月的一天晚上,张微忽然接到结拜兄弟的电话,岳母得了重病,需要治疗。于是张微打电话给同学找好车,通知表哥给岳母做工作到县医院治疗,通过三个小时颠簸到了县医院,急诊检查,情况十分危险,医院建议转到更高级医院,于是医院120将其岳母转院至达州,急诊入院,检查为心肌梗塞,需住院观察治疗,表哥报告情况稳定,早晨6点多小张接到表哥打来电话说:岳母抢救无效,离开了人世;张微妻子听到后嚎啕大哭,心想怎么这么惨,父母相继去世,通过商量张微妻和女儿回家奔丧,通知张微弟弟来医院照顾他。住院40多天病情好转,住院回家。12月忽然张微感觉出不来气,四肢软弱无力,没有办法又第三次下重庆住院治疗,没有病床,就在原来的供应开水的病房住下,没有电视而且非常冷,或许是上苍作对,重庆很少下雪的2015年冬天却下了大雪,冷得他们睡不着,盖着棉絮发抖。临近过年才出院回家。2015年住院8次,耗尽所有积蓄,并借5万多元的外债。
妻子忽发脑溢血
由于岳父母的相继去世,2016年春节张微一家人在小舅子家过春节,春节刚过,上坟的亲戚较多每个都是张微妻子陪同,初二回家,有亲戚来玩,张微妻回家做饭,开冰箱时感觉头爆疼,由于张微身体原因,在床上休息,他立即起床,将张微妻送到乡医院,医院值班医生一看,问了病情拿来降压药叫张微妻含着,小张妻立即呕吐不止,医院叫他们立即转院,于是他们找车,通知妻弟。到了县医院,值班医生立即开单检查,1个多小时检查结果出来了,突发脑溢血,视网膜下疮血管瘤。输了两瓶止血药,医生要求立即转院,张微和达州同学联系,春节放假,专家都不上班,没有办法只有转院重庆了,于是妻弟马不停蹄开车到重庆,11点多急诊入院,幸好还有床位,张微问交押金多少,医生说3万元,张微感觉病情的严重了。望着苍白的墙,似乎没有了颜色,第二天一早就打电话求救借钱,3个多小时就筹资14万元,他想天无绝人之路,总算可以松口气了。主治医生来说明天可以手术了,方案有两个要么开颅,要么微创,保险的是开颅。张微毅然决定开颅,20多天后出院回家,张微又负债12万元,恢复很快休息一个月就慢慢上班了。张微从5月开始到北京302医院检查开药,一年药2万多元,现在有点好转,但由于后遗症经常头晕,全身浮肿,每年也得住院三四次,为了追求的事业,现在仍坚持上班。一个完整的家,遭此重大变故他们在绝望中挣扎,在生死线上拼搏,顽强的生存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巴山社区 ( 蜀ICP备11005515号 公安备案号:51170002011240  

GMT+8, 2017-8-20 02:43 , Processed in 0.10402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