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大巴山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1368|回复: 512

我的楼口门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15 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海棠依旧 于 2011-12-17 17:04 编辑 ) u% G9 h* z7 J
" r7 M; ]1 u, Y) {' g, D5 t
psb.jpg 1976年的夏天,我们在河口草坝等地农村巡回演出几十天,整个队伍筋疲力尽伤痕累累,最后一天是如此结束的。* ~- u, j* b% A: n' _7 q5 f
      早上,我们每人吃了两个农民朋友做的麦子粑粑,然后背着服装道具和乐器以及自己的生活必须品,手杵着一根用于打狗的木棍,我的木棍上用小刀刻着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们 迎着炽热的烈日出发了,男女老少一视同仁,没有特殊和例外。! ?9 h* I/ r- P- a* U
      我们要从万源的兴隆场走到平昌县的沿山场。茫茫大山里,找不到路就问山上的农民,路途上大家的步调不一致,走在前面的就为后面的同志做上记号,有粉笔画的箭头指示,有石头摆的图形,有树枝的暗示,那是生命的方向,我们这个队伍的成员都认识。
/ U4 d% B  U3 z) E( A+ j# @9 o7 O8 O" N  i; W4 ?5 J
      走到平昌县的沿山场已经是中午时分,我们没有买到吃的,稍做停留就又出发了。当地老乡说得十分轻松,走几十公里,翻过楼口门儿就是宣汉县的毛坝火车站,下午五六点钟有一趟到万源的火车(可能老乡们是赤脚大仙)。苍天啊,大地啊,有火车,可以回家了!疲惫的身躯瞬间又充满动力,透支体力,向着楼 口门儿前进!/ a* C6 U: e6 W* g9 {; A7 y- }
       翻过一座山,上了一层天,爬上一座峰,再登一层天,可楼口门儿却总是不见身影。烈日下我们奄奄一息,饥渴难忍,水,水,水,没有一滴水。我们不能倒下,必须走出去!啊,天无绝人之路,田,田,农民的田里有一洼水,那一洼水是我生命中的奇迹!人年轻,青春无畏,拼出去了 ,一路上心里这样给自己打气,脚不够用我就手脚并用,用四肢紧紧抓住大山,我的演出服装掉了一路,老师们就在后面给我拣了一路。
" ^  A1 o5 e. H0 T% C$ `      历尽千辛万苦,终于登上了我梦中的楼口门儿!楼口门儿是群山之巅的一个小口子,地形险峻令人胆战心惊,悬崖峭壁万丈深渊,一夫挡关万夫莫开,站在上面傲视群山,那真是无限风光在险峰啊! 可是,可是毛坝火车站离我们还是那么的遥远!下吧,下山,死也要死在火车上。
# S" n( @/ \9 E      天啊,上山容易下山难!祖宗啊先人板板啊,你们当年开山修路时肯定异常艰辛,但是,但是你们也不能将梯子修成这个样子啊,每一级梯步有五六十公分以上,我的脚哪有那么长啊!崎岖的天梯上,我们背着背篼根本无法行走,我就用屁股坐在梯子上,一步一步地向下梭,一没坐稳连人带背篼全滚在沟里,爬起来再梭,我就这样连滚带爬带梭,哈哈,我滚,我滚下来了,火车站就在几公里外向我们招手啊!
3 c4 f; I& M; {2 ~" z      快,快,快跑,大家快跑,火车还有6分钟就要进站了,大家快跑啊!冲刺,最后的冲刺,生命极限的冲刺!天啊天啊,火车司机爷爷啊,你等等我们吧!烈日和饥饿的考验,几十公里山路的艰难跋涉,过度的疲劳和激动,我们的声带闭合了,无法喊出声来,在最后一刻,我们含着眼泪悲壮地冲上了回家的火车!那一刻,正康老师昏迷了,大家急忙进行抢救。7 r+ O& o, k! |! ^5 \
       那一年,我十六岁。(未完待续)
2 ~& f3 o9 r! s5 u; |6 |. G
发表于 2011-12-15 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巴山老友 于 2011-12-15 19:49 编辑
2 _( h& o% y: m& H! t- S! l0 j. H! \0 P/ z- A7 u
期待下文;那年17岁! 梅子加油!
发表于 2011-12-15 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巴山老友
* C5 _0 o$ q' {% q7 h% |       梅子,丢下饭碗就上山找寻你的“楼口门”。找到了,一口气读完了。不错哦,加油!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5 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巴山老友
- e8 z# z: O) O  M; q" |& l               谢谢二位班竹的鼓励,待心情平静一下继续上菜!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5 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海棠依旧 于 2011-12-15 23:25 编辑 6 x. E9 H8 U( j. d( G
' a( l, h1 r5 X) _  E
javascript:;

群芳图

群芳图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5 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群芳图,美女们花枝招展,千姿百态,风情万种!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6 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javascript:;
psb[10].jpg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6 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的岁月让我们情同手足,这种情感穿越时空!
发表于 2011-12-16 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甘家伙 于 2011-12-16 10:37 编辑
5 d; U$ ~1 F! I# K, X1 A. J7 R# j: z# v" {
回复 8# 海棠依旧 " ]! J% g7 \6 X+ s1 X" s) `4 _
* S$ d2 K. ^& X( m: c
喂,妹儿,还在等你的罗生门,噢不不,是兴隆的《 楼口门 》的下文哟。
! H# A+ {' M  {8 ^3 |
, A( ]* ?9 r1 M6 X0 [% X- u我记得离开兴隆时,好像是队上付钱买的烧饼/还是粑粑哟,让我们自己去拿,我们整理好行李后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到了那家店铺得意地拿上干粮踏上了未知的征程。
! z8 k: ?8 T& ?! I: f梅子是个做事扑天撒地的人,走一路洒一路,好像在播种子,不必说哪一次了,每次如此。不过也有回收拾的人,我们师字辈儿的首推ren/小一辈的是超英妹子,做事粑粑适适。说到播下种子,很形象哈。是啊,当初我们就有这种感觉,文工团赶牛牛场演出,就像长征一样,为落后的山区播下了文化艺术的种子。毛主席说的的嘛:
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2 R+ x7 v! h* \$ h) z) b/ B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6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甘家伙,就是麦子粑粑,一个人两个,是我们那一天的能量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6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海棠依旧 于 2011-12-18 17:46 编辑
+ b' U& }" [0 M
! e* X: Z1 c1 H$ A3 e( s  e正康老师给小儿子买了点鸡蛋,那天自己差点死掉都没有舍得吃一个,硬是一个不烂地背下来的!英雄父亲!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6 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海棠依旧 于 2011-12-17 08:17 编辑 9 U% B& l7 ?( C
  b4 A5 s* U0 T  T8 d* T$ G+ g. c
呵呵,但是,甘家伙,请问,那一天我们怎么决定了这样一条路线,至今没有明白?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6 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毛主席说的嘛: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老人家太了解万源文工团了!
发表于 2011-12-16 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璇子 于 2011-12-16 14:10 编辑 " \0 e9 v; o7 G2 m* a" T4 e+ y+ o

+ l8 s6 e# Z3 F, d+ }( P梅子的记性真好!几十年了粑粑一人几个,而且还是麦子粑粑都记得到,一些细节和地名也那么清晰的描述得出来。我预测:你老了不会得老年痴呆。
发表于 2011-12-16 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4# 璇子
7 g( M( e1 x* p0 @; q黄五,她撒的DD我们给她捡起来了,她也没有少挨骂。记得不海棠,莫记仇哈,我骂了你转个背俺又忘了的。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7 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海棠依旧 于 2011-12-19 21:21 编辑 0 K# A1 R3 ?8 F* T* r+ O2 Y) Z
" W2 s4 u) |) s8 _# S
回复 14# 璇子 宣儿勒,你那一天差点走背气。那时你正是风华正茂,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啊!有人给你献殷勤,我就跟到受用,那正是,跟到姐姐超,不得挨飞刀!在庙垭乡代销店,你买了一件粉红色的的确凉衬衣,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漂亮呀!那一件衣服当时就是十几块哟,好贵哟!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7 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5# rendab + U$ Z. [2 ~# C0 m1 \
" y2 p: E2 i& l7 B! X6 j, ~

$ Y* J! Z& Q: \( H    任大伯,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教要变坏,如果没有你们当年的严格教育和要求,没有你们耐心细致的传帮带,就没有我们的戏剧人生,谢谢,谢谢,谢谢你们无私而伟大的爱!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7 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海棠依旧 于 2011-12-19 20:34 编辑 $ ^  T4 e/ J& N( m

8 i6 @3 W' q7 }8 B0 z, S回复 15# rendab 呵呵,任大伯,甘家伙,宣儿额i,不是我贱,现在多么希望你们能经常骂我啊!可是,不能够了!其实根本算不上骂,只是说话语气重一些。
发表于 2011-12-17 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口门儿啊,楼口门!你害得梅子妹儿,好辛苦哟!那当然一辈子,二辈子都忘不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7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巴山老友,当年是比较辛苦,但是,这个队伍不悲惨,很悲壮,很悲壮!这个队伍即使落难潦倒,骨子里都透着高贵,都透着高贵!就像千千万万知识青年一样!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7 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海棠依旧 于 2011-12-17 15:24 编辑 , q$ d. c7 b! b

4 |7 d# x, I5 `8 hjavascript:;javascript:;
, I) o# J  _% g% [  a& j& c                     
$ s- h/ G# K% i, I! [
, o7 z$ K/ s6 ?" e      我的楼口门儿    (下)                          % |5 m2 [: @2 b1 d/ v+ S! x
       我们含着眼泪悲壮地冲上了回家的火车!那一刻,正康老师昏迷了,大家急忙进行抢救。那一刻,我们没有一个人回头看一眼那遭天煞的楼口门儿!  S8 f2 T! D/ e5 S" A2 S
       那一年,我十六岁。
0 U4 W8 }3 q. r& Y4 t  B6 a+ y' v       我们一上火车,正康老师突然脸色大变,如死人一般昏迷不醒,吓坏了全体队员,大家急忙打来水,由任大伯亲自操作扯沙,半天他方回过一口气来,此前他已生病几天没有吃东西,尔后过度的劳累和压力,使他不堪重负倒在了回家的路上。: Z) c7 s1 d  t! S
        这时候列车员过来找我们麻烦了,列车员一看这一群人,晒的非黑,演个非洲人不化妆都要得,汗流浃背奄奄一息,背包老伞的象是跑江湖卖打药和老鼠药的,十分狼狈,就大声的呵斥起来。这个列车员真没有眼水,她也不用脑壳(ˇˍˇ) 想~一下,世界上有背着小提琴手风琴单簧管卖打药和老鼠药的人吗?大脑壳老师马上就和她针锋相对地干起来了,我在旁边助阵紧密配合,列车长过来解交,半天也没有解得开,一直到我们下车方结束。
/ i+ _2 u1 M3 f. n" `3 F+ N        时间过去了三十多年,可这一天的分分秒秒点点滴滴如刻骨一般永远铭记在心海,曾经无数次乘汽车和火车路过毛坝火车站,每次都要深情地遥望那群山之巅的楼口门儿一眼,淡淡地告诉家人,我曾经爬上过那山顶的最高峰。家人有所不知,我淡淡的语气后面涌动的却是我如花的青春岁月和千姿百态的戏剧人生!
* n! D5 p( q/ X+ n; K' r- A        大巴山深处,一个叫楼口门儿的地方,我们,万源文工团歌舞队的全体队员,曾经这样用双脚去丈量并改写过它的高度,从此,我们的人生与众不同!
psb.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巴山社区 ( 蜀ICP备11005515号 公安备案号:51170002011240  

GMT+8, 2018-2-26 11:13 , Processed in 0.395006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